官方首页 | 加入收藏 | 相关文章

,看医书,做手术,

文章来源:老嘟嘟 文章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7-3-10 文章点击次数:

 
  其实是真的害怕,或许是伪装的太好,好到连自己的都会忘记。

  清末光绪三十二年,江苏巡抚陈夔龙重修寒山寺时,有感于沧桑变迁,古碑不存,便请俞樾手书了这第三块《枫桥夜泊》石碑。  爱你的人这真的借口么?我问着自己,但自己却答不出来。

  还记得给自己离开芜湖的理由是想到外面看看,学习学习,而这只是我表面上的理由,而内心深处的那份理由,没人知道,或许有人知道,但也无所谓啦,因为那已经是曾经啦!

  对那个曾经的我说声再见。于是我天天吃中药,看医书,做手术,又一次强行西药怀孕,还是没能生下来,因为身体坏了,孕育不了这个小生命。

  你会尽你所能的帮他,他《她》遇到困难时,心里却不是很清楚你是不是真的希望他追到。每每深夜把酒对月,一次次一遍遍意犹未尽的想起你,那个曾经的人儿,记忆中你的容颜依旧美丽,你的声音依旧清晰,而我在浩瀚的思念中慢慢苍老。

  那时的我,正在为二次手术准备着。

  - 总有那么一个人想着想着笑了笑着笑着哭了。

[上一篇:一个人,一片天]
[下一篇:duduchuanqi可如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