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首页 | 加入收藏 | 相关文章

嘟嘟传奇(十八罗汉)

文章来源:老嘟嘟 文章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7-3-10 文章点击次数:

嗯,好的。在不正经的时候我会这样答复别人或自己。在这个时候我只跟自己说了,没人跟你说这些话,你自己也没说过。

每一个识字的人在他一生中至多至少地读过文字,有长句,有短句,排比句,夸张句,隐喻句,句子组合,或是文章。这些作为某个写作者表述其大脑活动的载体又或多或少地影响着那个看句子的人。我接受这个事实,因为我知道识字的人总是希望从所看的文字中汲取到美和力量。而那个造句的人往往就是一个精神物品供应商,使劲地满足读者的意欲和他自己。可以说这种互惠互利的关系贯穿着整个人类史。

对于我所看过的文字,大部分造句者都成功了。教材和教辅书成功地给了我们教育,总有人说是,洗脑。黄色网站里黄色小说成功地叫每一个狼友的阴茎硬了,有的射了。那些作家学者和码字的作品成功地满足了多数读者的精神需求。新闻媒体的各类文成功地控制了国内民众的舆论导向,完成了党国的使命。这些造句者也相应地得到了销量,点击量,泰斗大神等赞誉,客观公正前卫科学等他们想要或是说不在乎不看重的东西。只有很少的时间他们在乎的是得到多少货币,也就是钱。在人们的公正视界里,我不会对所谓低俗下流励志弱智的文字增添鄙视不会去质疑教科书白皮书称赞一篇文章一部作品。有必要阐释下前面这句话的意思,比方两个人一个被包青天评价为美另一个被评为丑,这种情况下我不会注意这两个人,也就是我会无视他们。我想说的是给大部分人知识,美与力量的文字,多半是死人遗作。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没事找抽,硬要去说几句。

你用尽一生钻研学问,用严谨无私的态度写文著书,想着给这个世界带来一点贡献,一点影响,启蒙人类思想。你不羁,你浪荡,你随性,你用文字代表你深沉的思考批判人类。你做到了,你成功地影响了后代,你成功地影响了我。但我质问自己,这不是一种人嘴里的谄媚和狭隘吗?在某个时候,我深深地厌恶这些代表探索未知,美,精神力量的文字,甚至是油然而生的厌恶。庸俗的读者赞誉它们的文字我没有忽略不看,没有因它增深厌恶,那是因为我认为这群识字的人庸俗,也是下流。所以厌恶是来自作品本身。我的观念里,庸俗没有反义词,没有出现高雅之类的事物。与庸俗相应的是自然两字,我知道是成长经历,家庭背景以及被教育程度使得我们对自然的认识产生差异,使得我们的行为表现有差异,使得我在那个时候就想着该文欠揍,我是不是欠抽,使得这个观这样那个观也这样。

同作为一个写字造句的人,我想自己以后的文章宁可走向拼凑松散也不以迎合,任何人,口味的方式开头结尾。不管一个写作者的文字是有意还是无意去迎合他的读者,作品体现的是美,力量还是庸俗,那都是谄媚,用一个确切的词是,阿谀奉承。这等于在说一个写作者不能去讨好他的读者,一个演讲的不能去取悦听众,一个装疯的人不能要求其他人跟他一样疯。

我不明白自己关于文字的观点。只是自然的生性在心里跟自己说“你简直跟锤子一样棒,太棒了!”。在电脑上看着以前的日志与日记,我轻易地想起当时的自己有多么低沉,多么激动,多么悲痛,多么深沉,多么固执,多么庸俗。这时我的记性出奇的好。

县城有个飞燕溜冰场,在我没去那之前,我只知道溜冰是在冰上溜的,期间似乎有同学跟我解释过带轮子的鞋在水泥平地上快速滑行就是溜冰,但印象不深不算作知道。那是高二上学期的某个礼拜天下午假,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没去网吧,去了溜冰场。因为去的时候是中午,刚放假不久,里边就两三个社会男青年在边抽烟边唠话。穿着带轮子的鞋我坐着或站着持续了一个小时没溜,因为摔得没兴趣动。大概是两三点的时候人渐渐地多了,其中有不少是我校的同学。我也没寒暄,叫上就上了,有伴一起摔,劲自然足。我明白自己摔倒是做出来的,为了给在场的女同胞一个憨笑。同时我希望有女孩撞倒我,然后我们摔在一块。尽管是第一次玩,不会刹脚,只能逐步减速然后撞墙,但没障碍物,我溜直线和圈子也可以有拉风的感觉。高潮时期溜冰场嗨了,那两三个托与大音箱放的舞曲喔啊哦喔啊哦地叫响着,在场的玩起了接火车,当然这是一架事故频发照常前进的高速动铁,总之我感觉溜冰场里确实嗨了。至于几个自持技术不俗的人已被我忽视不计。

有一个穿红衣的女孩跟我笑了,因为我老是看着她摔跤,她也不时看我摔倒。

她跟我说话了,“你也第一次玩啊”“是啊”。我内心着实激动,开始有一场恋爱就要到来的预感。让我感到失落的是接着有个男孩向她伸手了。我在心里操了那个男的,并怨恨自己无能。靠到窗户边我坐了下来,这次是真的不想动了。接下来有人眼睛对着我眼睛时,我友好地朝他微笑,没有我就坐着不笑,甘等同学趣尽一起回学校。

然而命运就是让人感到接下来如此出奇。一个清新或者说是清纯的女孩停在了我一旁歇脚,我一边看她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一边迷惑真没看出她多大。不管她大我几岁总之这次是真地被吸引住了,相比前个红衣女孩她透露给我的讯息是女青年动人的气质和美。但同样地我只是没有行动的想着看着,在一个陌生女孩面前我总是胆小害怕于是闷着狂热的心以示羞怯青涩以证我是个傻乎乎式的草包。出奇的是,她也主动跟我说话了。她的声音加上身形相貌完全切中了我心里的柔和感。她问我要不要下来一起……我摇头了。接下来几分钟的闲话,我问问她,她问问我,甚感惬意。我问她怎么不溜了,她说没人一起,我又问刚不是有人邀请你一起吗?她说那些人太……你是学生吧……其实我没明白她怎么可能单身一人还出现在这混杂的地方,混杂是指除了像我这样行为单纯的学生这里的社会男青年都想着搞对象泡妹子之类的,我不由地想了她会不会是做那个的,这给我带来了一丝的失望。但对我来说这并不能为她的美添加污点。在那个傻不拉叽的流氓想来牵她的手时,她拒绝了。所以不管她是不是个妓女,我只想说对她说,我喜欢你。

我想跟同学说,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前一秒的痛苦哪来下一刻的甜蜜。我不惜语风完全是想证明那个女孩的美已经搅乱了我大脑语言神经,我想唱“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哪来有,哪来有,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

另外某次中午去网吧上网,离上课还有几分钟的时候我才下机。这种情况不时有,只是那次在回校路上的某坡道看到一老伯拉着一辆板车,时歇时停地好像很吃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似乎从来不会羞涩不好意思。说了两个字——没事,我继续往学校奔了。我迟到了,被批评了。一般给老师的回答是睡过头或者出去上网了,这次同样地是一般情况。同学说我真是没得救了。我就想假如一老头挑一担粪需经过人来人往的大街而在路上发生意外挑不起担子了,这时的我会不会往手掌上吐两口水,摩两下,在心里吼句,我是个担粪的!后来这个假设不时挑战了我对自己对别人的认识。

上面两件事我未用文字记载过,不可能是我不想用事实记载自己的心灵也那么地像邪恶与善良并存,有可能是那篇日记或日志弄丢了而我也忘了它曾存在。平常的生活我像根本不知道有这些事一样,所以对我来说每一篇日记日志记载的不只是当时,而是那段时间的我,整个日记日志集就是那段时间的大部分生活那段时间的周围世界,直至那段时间一个思想荒芜者的心路历程。

没有空间日志等文字可能过两年自己对回忆就像白痴,要么无中生有,要么好像好像,好想好想。但我想把空间日志重新发表一遍的原因是这些文字的风格和现在的写作观有异曲同工之处,而不是曾经的文字能在不经意时引人深情的发情。这个原因就像不是“曾经沧海难为水”,而是“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其实前者后者都不符合我的作风。

写作者不去谄媚,迎合各种读者口味,我认为最好的方式是词句上要重复啰嗦,不有事没事来句谁谁说过什么,不引经据典地掉成语,要俗到妈拉个逼这样谁都能看懂,要尽量少用或不用妈拉个逼、操这样的口语词,整体要错乱无序,不搞什么肚子什么尾上呼下应什么层次段落也就是感觉明显的形式主义……操着热爱自然的心写太阳月亮空气大地就不动笔,用意为革党革国救苦救难不动笔,操着这个世界与我相连的心不动笔,各种人物事件正面反面言论不动笔,整个评委似的语气不动笔……如果认为这个世界没什么好写就不写,总之就是不有事没事就像在说性跟黄色有区别,不要体现文字在保持什么差异性,不要用思想传达思想用母亲注释妈,要以极其简单的方式给读者带去明明白白的混乱以促就其自身的“胡思乱想”成为一种明确的主导行为的精神力量,我称这种力量为行为思想。换句简短的话说等于写作者要用哲学上无产阶级的世界观指导文字表述大脑的思想活动。假如都像我一样不懂哲学理论和概念,那这句话最通畅的批注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前提是想写就写。最后达到这样一个目的,即让所有识字的人认识到自己是庸俗自私无聊的,这个世界是庸俗自私无聊的,尤其是造句的人;接下来识字的人独立于任何现成的思想尤其是作者的观念进行大脑活动,假如他心平气定面无神色地意识到自己的人生一片虚幻渺茫,生活的世界自然美好而明天又将不动声色地继续黑昼白夜,那么文字的任务就完成了。由于世界已经实际地把人的发散思维即想象力或称作幻想力限制在了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圈子里,所以在这个目的表现上会出现少数人平静地想着无产阶级的辩证唯物主义,少数人平静地想着其自我意识不到的或主观或客观的唯心主义内容,多数人……我搞不清这部分人会怎样,总之这一切的正常现象将真正证明广大的我们在向人类和谐社会的精神文明前进。

我知道这样的写作者没有第二个,习惯多情反复啰嗦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个。想着想着,我又露出了一个微笑。

整理过程中我发现不少日志偏离了自然的生性,违背了没有坚持的原则,有脱离庸俗的意向,会影响整个集子完整地表达我的写作观和对文字的看法。但整理为两部分之后,我真的发表了它们,并且我还写了篇《像序言一样的》。